绛县白贤德:古稀老人七年扮美一片山

2017-08-09 09:38:00
颖哥冬瓜
原创 1277

6月9日的绛县县城西北20公里处的龙岩山上,刚刚落成开放的逸馨园、紫云寺人声鼎沸。流连于假山奇石之间,穿行于松柏翠竹之下,观赏着寺院阁楼,品味着木雕彩绘,游人于心旷神怡之余,莫不震惊于一个事实:这样一处占地面积达250亩的庞大工程,竟是当地一位古稀老人穷尽一生积累,花费7年时间的呕心之作!

金黄的麦浪翻卷着农民丰收的喜悦,如织的游人见证着古稀老人白贤德7年妆出一片山的勇气与执著。

一朝结缘回文诗毕生痴迷古文化

现年72岁的白贤德老人是绛县古绛镇白涧河村人,他自幼失怙,靠养父母供养断断续续读完高小。之后,仰仗与生俱来的秉赋与兴趣,无师自通地走上了民间工艺美术的道路。上世纪80年代,白贤德任垣曲、曲沃两县阳光工艺美术厂厂长期间,研发制作的数十种工艺品曾多次获省、地、县优秀奖,由他设计开发的“工艺立体镜”曾出口至英国纽斯卡尔市。1990年北京亚运会期间,他设计制作的“天子观灯”、“二龙戏珠”灯在“煤海之光”灯展中轰动京城。他本人也因此在业界小有声名。而此生最令他得意的,却远不是这些。

16岁那年,喜爱读书的白贤德与一本奇异的古书不期而遇。书中通篇皆是规整秀丽的毛笔字组成的生动造型:算盘、扇形、莲房、车轮、聚景灯、百花屏、如意珠……不一而足,多达60种,但是任凭左读右读,均难以串联成句,更遑论领会其中意境,好一座玄妙的“文字迷宫”!强烈好奇心驱使下,少年白贤德倾其所有将这本奇书购回,此后一有空闲便苦苦钻研琢磨。之后数十年中,他陆续查阅大量资料,将书中奥秘一一破解。

书中收录的“玄文诗”又称“回文诗”,为我国古代特有。该文体发明于西晋,形成于东晋,兴盛于北宋。文体结构严谨,用字讲究,非诗文造诣高深者难以欣赏和创作,因而传说中仅为王安石、苏东坡等名家互赠互和,抒怀为乐,坊间流传极少。60幅图案中的汉字可读出260多首诗词来,可顺念、可倒读,可拆、可并,可垒读、可穿插,均能成文成句。可谓“句中有句,奇处出奇,肥不露肉,瘦不露骨”,而图案与诗词内容巧妙结合,堪称天衣无缝,让人拍案叫绝。2004年,经四川大学、四川省文物研究所专业人员鉴定,白贤德收藏的这本明代《玄文诗》目前系内地仅存孤本,其保存、研究和开发价值很大。

6月9日,记者有幸在紫云寺廊房一层展厅欣赏到陈列于此的玄文诗。见游人们面对展板兴致盎然却无一不是一筹莫展,沉默寡言的白老先生不动声色走上前,指着一幅花篮图案中的楷体小字娓娓读来:晓窗梳裹出红闺,女伴抬邀手共携。裙褶色侵芳陌,弓鞋迹印落花蹊……

从一本奇妙的《玄文诗》开始,白贤德的业余收藏一发不可收拾。数十年间,他先后收藏过文房四宝、名人字画、古玩器皿、古建构件等等,他的收藏缘于发自内心的喜爱与珍视,他的收藏不为增值,只图保护与弘扬。1993年,仅有小学文化的白贤德精心收集大量资料,结合自己的实际经验,整理出版了《中国古代青铜器识鉴》一书。几乎与此同时,他又购得一批体积数量可观却不为他人看好的藏品―――村里旧时财主老宅拆下的砖木构件。这些寻常人看来不过破烂一堆的东西,在痴迷民间工艺的白贤德眼中,都是镌刻着历史文化、具有无穷魅力的宝贝。将多年积蓄付给分住财主老宅多年的3户人家,每拆下一件,他都要精心标注号码,然后小心地运回自家小院保存起来。一个小小的门楼,拆开了便有300多件。这一搬,便是满满当当一小院,这一存,便是风风雨雨十来年。采访中,一位与白贤德结识多年的老藏友不无感慨地告诉记者:“前几年去老白家,到处堆着老木料、旧砖块,简直不像个住家院!”

逸馨园描功夫画紫云寺著妙文章

光阴似箭,随着年龄渐长,白贤德利用自己的藏品贡献社会的想法越来越强烈。世纪之交的2000年,65岁的白贤德做出一个重大决定:他要在山清水秀的家乡开发旅游事业,将自己的藏品与景区美景融为一体,传承与弘扬下去。

多次查阅资料、实地考察,白贤德将自己的理想与距离白家涧村十多公里处沸泉村一道荒山野岭牵系在一起。山上没水没电没人烟,仅有一条羊肠小道蜿蜒到半山腰。但在白贤德眼里,这是一处不折不扣的宝地。它高踞青龙岭,面对白虎岭,侧观凤凰台,群山环绕,绿水长流。更重要的是,史料记载中,始建于北魏、兴盛于唐宋的佛家圣地“紫云寺”和唐宋名家贤达聚会之所“逸馨园”、“得月园”遗址便位于这一带。历史上这里的一寺两园与绛山、沸水相互辉映,相得益彰,时过境迁,绛县十大景之一的“沸水濂波”仍在,紫云寺和逸馨园却仅留下几处残砖断垣。

这年6月,炎炎烈日下,白贤德率领全家人翻山越岭,从居住了几十年的白涧河村搬迁至沸泉村这道荒山坡上,开始了遍布荆棘的创业之路。半山腰上用拖拉机推出一片平地,盖一间小房,老人的“办公室”和“宿舍”便设在了这里。破土动工没几天,工人们便从山上挖出一块上书“紫峰凝秀”的石碑。仿佛在验证着此处确是紫云寺遗址所在,这一意外的收获,更令老人喜出望外。

白贤德老人不无自豪地介绍说,上山前他手中只有向亲戚朋友们借来的七八万元,开工后用钱的地方太多,但凡自己能做的便尽量不请人。整个工程前前后后,从查资料到报项目,从筹资金到批手续,从景观规划到图纸设计,甚至部分雕像和所有建筑物的彩绘,都是他自己亲手完成。另外他还“客串”厨师,忙完土木活儿,还要为二十多位工人解决一日三餐。如此精打细算,果然省下不少费用。2000年最先动工的大雄宝殿,开工前便有专业人士估算过,仅设计费用便需至少5万元,老人亲自设计施工,完工后算账,整个工程居然只用了一万元。在浇筑房梁最艰难时,积蓄用光了,借亲戚朋友的钱也没了,老人不得不割爱将自己收藏多年的“秋水文章”、“石磊磊居”、“无忧斋”等5枚精美玉石印章转手,方才解了燃眉之急。

采访中老人不断夸赞儿子的孝敬、儿媳的贤惠。他说:“一没钱我就问他们要,他们就是我的银行。”老人的次子,在省城一家美术研究所任所长兼设计师的白凤岗却坦言,起初自己和家人并不是十分理解和支持父亲,他认为以父亲精湛纯熟的工艺美术技艺,每月即便坐在家中捎带画几幅画,养活自己便丝毫不成问题,且轻松自在,而这样一处占地250亩、建设达数千平方米的旅游工程,远非一户普通人家的财力所能胜任,更何况老人年事已高,自己早就想接他到省城安享晚年。之所以后来心甘情愿一次次拿出钱来支持老人做这件事情,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老人的执著给了他太多的震撼与感动。老人的二儿媳也动情地回忆道:为了节省资金,寺院园林所有建筑物上的花鸟人物彩绘部分,全是老人一点一点亲手完成。四五米高的脚手架,他常常在上面一站就是几小时。山里的冬天寒风刺骨,老人在地上生一堆火,冷极了就烤烤手再接着画……

泉眼无声惜细流老骥伏枥树功德

如今走进景区,环境幽雅秀丽,殿宇巍峨肃穆。楼台亭阁与海石假山、古树异花交相掩映又浑然一体,古朴的木雕砖雕、难得一见的瓜子化石、憨态可掬的弥勒佛、奇异玄妙的回文诗……大景中有小景,生机盎然的自然景观与浓郁浪漫的人文景点和谐共存,诗情画意相融,一个集山水风光、古晋文化、宗教文化于一体的景区以崭新的面貌和厚重的历史文化积淀吸引着八方游客。而为了这一天,白贤德老人付出了整整7年常人无法想象的艰辛,尤其难能可贵的是,作为一位年过古稀的老人,白贤德的旅游开发不是着眼眼前利益,而是与环境保护和生态建设相融合。景区建设期间,附近一家企业房屋闲置,曾有人欲将它利用起来从事化工产业,白贤德听说后找上门去,苦苦劝说,终于使对方放弃了这一计划。

一没上级文物部门和地方财政拨款,二未向当地百姓募捐,古稀之年的民间老艺人倾其所有开发荒山修复古园名寺的勇气、魄力和执著,深深地打动着无数知情人。白贤德老人因此被运城市、绛县两级评选为“乡土拔尖人才”,景区被列入山西省旅游开发项目。

去年4月,全国政协委员、山西省政协常委、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山西省佛教协会会长、净土古刹玄中寺住持根通大师闻讯来到紫云寺,83岁的根通大师兴致勃勃地登上48级陡峭的台阶,参观了寺内的嵯峨殿宇、清幽回廊、秀雅花园……听说寺内的雕塑、彩绘全是白贤德为节省开支自己独立完成时,根通大师竖起大拇指连连夸赞:“不简单,不简单!”听说下一步白贤德还计划在寺院东侧建一座千佛宝塔时,大师当即决定,一定想办法为千佛塔赠送一颗珍贵的舍利子,并挥毫泼墨,将“是佛是心”4个大字赠予白贤德老人。

6月9日,逸馨园内紫云寺里游人如织,静静地看着这一切,白贤德老人疲惫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白贤德说,眼下他正在策划实施紫云寺的二、三期工程,千佛塔预计今年10月份开工,此外还将在山梁上修建一处农业生态展览馆,记录下这片黄土地的特色农耕文化,希望在自己的有生之年,把这里打造成为家乡的一个文化旅游品牌。

告别老人,沿寺前道路下山,不远处便是四季恒温、旱涝长流的沸泉,泉眼汩汩地冒着水泡,安静着、沸腾着,再向前去,已成泉水流淌的沸水河……



首席记者翟少颖

博客分类
微信二维码


扫码加微信

联系我们
联系人: 玉米田
电话: 13052190891
Email: 935866272@qq.com
QQ: 935866272
微信: 13052190891